新闻
Home / 总分类 / 不动の资料馆 / 小说时空 / 暗中的私语者【中文小说连载 完结】

暗中的私语者【中文小说连载 完结】

———————–暗中的私语者———————–

人们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将事情复杂化,我们不妨来了解一下他们的社会运作方式,无论是人类,西安,巴奴还是弯杜尔,他们的世界都充满着混沌,迷惑与破坏。虽然这些种族长相各异,建筑风格也不尽相同,但若你将其归结起来,便不难发现,在这种种不同当中,却隐藏着相同的一面,那就是恐惧,危险和焦虑。
汤雅·欧瑞儿看着窗外那如倾盆大口一般的巨裂深渊,耳旁响起的克斯里第四乐章正轻轻拂过整艘空旷无人的飞船,扫描仪正在用光谱分析技术反复搜索着一个异常噪声信号。
null
虚无是纯粹,简单而永恒的存在。
这份安逸就好像一张毛毯安静的盖在汤雅肩膀上,而这份感受,或许只有你独身一人航行数千英里之后才能体会的到。每一位生活在特拉,地球或是巴克斯星球的人们,他们居住在人声鼎沸的大都市中,然而却伴随着那份烦躁而嘈杂的环境,汤雅此时此刻,真的需要一片安静的地方。
她的飞船-信标号,漂流在这份宁静中,汤雅改装并添加了了船上几乎所有的挂载点和机舱设备,比如扫描仪,长途通讯系统,或是探测噪声的技术。
而目前的问题是,那个被探测到的未知信号却一直跟着自己的飞船。
经过这三周的漂流式飞行,汤雅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耽误任何时间了,她的职业是提供和出售矿物质坐标数据及少量的珍贵矿物质,再上一次维修后,她加入了新的设备和一份星系年历,汤雅希望自己飞船的食物储备还足够她使用的。
null
自从汤雅回家后,已经好几年没有与巴克尔的航运中心打交道了,她设置了飞船的着陆和离开坐标,并向航运中心的轨道交会处看去,那里似乎比平时更加忙碌,当信标号着陆后,汤雅的操作屏幕上突然显示出一封未读信息,她顺手将这封信传送到自己的MG(MobiGlas)上,来到了飞船与空间站的连接室,汤雅在入口处停住了脚步,她闭上眼睛让自己尽情享受这最后一刻的孤独和安静,然后按下了大门旁的按钮。顿时,人声如潮涌般闯入汤雅的世界里,她用了几秒钟才适应过来,在微微调整背包过后,她消失在人流当中。
null
卡尔经营一家小型信息网络酒吧,其名曰:火炬之光。
酒吧里有一个废弃的土地测量改造设备,卡尔在卖酒的同时还私底下经营着矿物买卖和信息生意,汤雅认识卡尔也是有些年头了,知道他是个颇受人们尊敬的老板。汤雅看了看当地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快车已经停止发车,她看着眼前这群人,心想没有什么理由让一群胸肌发达的大块头坐在角落里安静的谈话,在这当中一定有什么古怪。
null
这时,
“嗯哼,我们该把这个荣誉归功给谁呢,博士?”吧台前的卡尔老板说着说着便咧开嘴笑了起来。
“别说了,卡尔!”
“哦,当然,抱歉哦,博士。”
卡尔一定是无聊透了,才想调戏那个被称为博士的女士吧,汤雅一边将她的包斜靠在椅子上一边这样想着。
“最近有什么新鲜事儿么?“汤雅边说边将自己的头发系了起来。
“我过得非常好,汤雅,谢谢你的问候。虽然业务上欠点火候儿,但你懂的。”卡尔耸耸肩,递给汤雅一杯酒。
“得了吧,卡尔,我不是过来和你说客套话的。”卡尔等汤雅说完后,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四周。
“好吧,我对待自己的老顾客可是很慷慨的。“卡尔也给自己倒了杯酒。汤雅这时拿出自己的MobiGlas,将里面显示的货单摆在卡尔面前。
“这次想快点倒手是吧?“
“嗯,你认识什么有需求的买家吗?”
“你想卖多少钱?”
“15?“汤雅一边喝酒一边说道,她知道自己的定价很高,而且从卡尔的表情也能看出这一点,不过……汤雅继续说道:”我需要这笔钱。“
“我或许可以出10的价格拿你的货。”卡尔沉默了许久说到。
“我可以把自己未出生的孩子以10的价格卖给你,但这批货不行。”
“算起你欠我的那些未出生的孩子,我想你该考虑至少生上一个了。“卡尔说完,汤雅打了他的胳膊一下。
“再来一杯。”一名勘探者说道,卡尔开始给他倒酒,而就在此时,这名勘探者向汤雅看去,只见他仿佛想使用浑身解数让汤雅注意到自己,但最后随着卡尔将此人的酒杯倒满,同时也宣告了他的失败。这个勘探者付完钱便扭扭捏捏离开了。
“我认为某人喜欢你。”卡尔指了指刚才那位用取笑的口吻说道。
“不是我的菜。”汤雅说道。
“为啥,你还在忙于生计么?“
“正是如此。”汤雅望向刚才那名勘探者,只见他与其他几个人正在窃窃私语。
“卡尔,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么?“
“当然知道。”
“哦?他们在盘算什么呢?“
“没什么,至少跟我没关系。”卡尔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耳机拿了出来,他擦了擦转交给汤雅,汤雅刚戴上耳机,便被耳机里的内容震惊了,这正是酒吧角落里那群人的谈话内容。
“喂喂,你在桌子下面都安装了麦克风么?!”汤雅低声询问道,卡尔向她示意了一下说道
“你要知道,我经常跟信息打交道,所以,是的甜心。“不过卡尔为了不得罪他的老顾客,是不会偷听他们的谈话内容的。
汤雅又喝了一小口酒,开始细细听起他们讨论的内容。不多一会儿,她便了解了那几个勘探者的谈话内容。简单来说,那个汤雅的追求者从他在UEE当兵的叔叔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他叔叔在一次UEE军事搜救演习中,不小心用扫描仪发现在哈迪斯2号行星上存在大量的克里姆(kherium)矿藏。当然,他的叔叔在军队里,无法采取什么举措,但Cort(汤雅的追求者)和他的小伙伴,却在偷偷策划开去那里发一笔横财。
null
要知道克里姆在市场中可是炙手可热的财宝,克里姆中所提炼出的油层矿物质是西安用来制造他们飞船装甲的重要材料,而在UEE帝国当中也是极其罕见的。如果这些勘探者的消息可靠的话,那么这将可以带来一笔巨大的财富。足可以修复自己的信标号飞船,或许还可以安装新的升级模块。
等等,或许好处会超出汤雅的想象,从监听中汤雅了解到,这些勘探者很明显不了解如何找到那批克里姆稀有矿藏,提取克里姆矿需要久经杀场的老手儿,而完好无损的提取克里姆矿更是只有矿物专家才可能办到,幸运的是,我们的汤雅知道如何去做。
“现在你已经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了,”卡尔推了推眼镜继续说道:”是好消息么?“
“希望如此,卡尔,为了咱俩的利益。”

* * *

卡尔老板给了汤雅一个不错的折扣并帮她卸下了船上那些货物,这样汤雅就有充足的时间进行起航准备了。虽然汤雅确认过那帮勘探者仍然逗留在这个酒馆里,但从之前偷听到的内容分析,他们或许会在一天甚至几小时之内动身吧。

再次回到自己温馨的飞船后,汤雅驾驶着信标号脱离了港口。伴随引擎的轰鸣声,汤雅觉得自己被这股力量推进了宇宙深处,并再次踏入了生命的边缘。

哈迪斯星系就像一个来自冥府的国度,上古种族之战以及他们在星系上的居住行为几乎阻塞了整个哈迪斯星系的发展。汤雅曾经专门调差和学习过这个地方,但是伴随每年涌入于此的科研人员(为了他们的论文和研究)以及赏金猎人造成这个星系尤其是哈迪斯四号几乎处在崩溃的边缘。这个星系也因此变得更加嘈杂,汤雅很想避开这个让人不舒服的地方。

不得不承认,每次踏入哈迪斯四号星都会让汤雅格外的紧张,因为亲眼目睹一颗星球被糟蹋的四分五裂并不是常有的事情。

另外,在该星系上也有闹鬼的恐怖传言。总有一些飞行员从认识的人或朋友那里听到他们在这个星系见过一些奇怪的东西。故事大概就是一艘因奇怪故障而被迫停下来维修的飞船,上面的船员目击到空无一人的幽灵巡洋舰。但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就是了。

在前往哈迪斯星系的航线上,松散的开过几艘飞船。一般的常规航线都会避开中央星球。汤雅低速驾驶着她的飞船,在转向哈迪斯2号星球之前,她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空子驾驶着信标号飞了过去。

她躲过一批早已废弃的卫星,并落入哈迪斯2号星球的大气层。信标号在云层的干涉下激烈的晃动着。伴随着短暂的失明,整个飞船都浸泡在噪音之中,空气仿佛在咆哮,这给汤雅带来了无形的压力。汤雅这时看向测量装置,并扩大了装置的警戒范围,以防止自己的信标号撞上山岩。

随着云层的忽然消失,信标号一头钻入轻重量区域,在飞船的下方,是一片汪洋无尽的漆黑色大海。汤雅迅速的调节引擎的出力,以便让其适应大气层内的飞行需求,并花了很长时间观察这个将她包裹起来的星球。

汤雅保持着巡航高度。引擎的咆哮回荡在这片空旷的地方。缺乏阳光同样是造成这片大陆如此荒凉的一个原因之一,因为云层系统从未减弱,所以这片大陆一直无法沐浴在阳光之下。相反,这片大陆总是侵泡在一个黑暗幽绿的阴霾之中。

汤雅研究了地形并规划了航线,她用许多侦测机来探查克里姆金属那独特的信号。信标号此时全程自动驾驶,这让汤雅有机会专注于观察窗外的景象。

自从到了这里以后,汤雅开始责备起自己为何不早点来到此地。虽然哈迪斯星系是UEE帝国的重点关注对象,但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放眼望去,汤雅被眼前这可以说是浩瀚的现象所迷住了。这些惊人的破坏痕迹是怎么回事?汤雅此时此刻脑中出现了层层迷雾,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怎么做才能如此有效的消灭这个种族?我们又是怎么知道这个种族实际上是自我毁灭的呢?

几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得到什么值得一看的消息。汤雅快速的吃了些小吃并进行了一些日常锻炼。之后,她再次检查了扫描装置,看看有没有任何遗漏或错误操作。几个月前,汤雅在一个星球上进行科考工作,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不过当她返航的时候,汤雅发现扫描仪的其中一个设置选项并没有开启,从而造成了整个扫描器无法正常工作,这是一个本不应该出现的低级错误,这件事儿至今仍困扰着她,不过也多亏这个教训使汤雅更加谨慎起来。

汤雅带来了一些当地的文章和咨询,当她在阅读一篇关于太空生物学论文的时候,显示屏突然发出的哔哔声,这可吓了汤雅一跳。仔细望去,那是一个显示了微弱克里姆金属的微弱信号。汤雅再三检查了她的扫描设备,发现一切运行正常后,汤雅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之光。而就在此时,汤雅的眼前出现了一座小型城市,那座城市巍然屹立于无尽死海之上,不过看上去这座城市曾经被轨道激光或类似的东西撞击过,城市附近随处可见巨大的坑洞。

汤雅好奇的仔细观察这些坑洞,那些巨大坑洞足足有六百英尺深,在坑洞当中,若隐若现的现出一些底下网络,看上去像是交通系统吧,汤雅默默的想着。

她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降落地点,并且这个地方可以适当的盖住自己的飞船,汤雅之所以搞得这么隐蔽是因为要是让之前酒吧里的勘探者们发现了可就大事不好了。

汤雅穿上了一身符合这里环境的衣服,带上了口罩。本来通过莫比格拉斯(MobiGlas)操作船上的那个侦查装置就够用了,但为了保险起见,她带上了另外一个探测装置。最后,她启动了运输箱,希望这箱子的重力反冲装置禁得住克里姆金属的重量,并且足够让她将这些宝贝金属带回来。

***2016.9.1更新***
汤雅系紧了环境防护服并带上口罩,本来自己只需要通过莫比格拉斯接通船载扫描设备就行了,但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带上了另一个单独的矿脉扫描映射装置。接着,汤雅启动了那个运输箱子,并在心中暗暗嘀咕,希望这里的重力足够令自己把克里姆金属扛回来。

好奇心满满的汤雅此时的心情格外的好,她选择了一条笔直的斜坡进入城市街道,因为经验告诉她,如果绕道前行的话会耗费更多运输箱的电量,若浪费宝贵的电量在这些地方,真到需要的时候可就不好办了。并且,平滑的路面更利于反重力补偿器的分析工作。

汤雅满怀敬畏的穿过这片荒芜街道,她边走边琢磨这手中仪器上显示的奇怪曲线结构,每帧图像都显示出既陌生又奇妙的压力和重量分布参数。整片大陆就好似充斥在天然奇观与怪异现象当中,此时此刻的气氛足以吸干人们的理智并扰乱他们的精神。

尽管克里姆金属的信号仍然很微弱,但汤雅觉得它就在这里。汤雅小心谨慎地操作着运输箱穿过那些伤痕累累的泪珠型载具,望向那些满目疮痍的建筑物,让她不禁联想到在数百数年甚至数千年前的那场大战。

终于,汤雅带着运输箱来到克里姆金属信号显示最强之地,城市正中心,汤雅的脚边就是那个刚才从远处望见的天坑,她顿足于此,正试图寻找能让自己下去的地方,运输箱因为有悬浮功能很容易进入坑道,而汤雅却只能小心翼翼的趴下去,稍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丢掉性命。

几分钟过去后,汤雅格外谨慎的筛选出一条最佳道路,她便开始慢慢的爬向坑洞深处。而由于运输箱的反重力补偿器的特性,使它很容易顺着道路滑下去,所以无奈之下汤雅只好一只手拉住运输箱,另一只手全力抓住岩石,这也使得向下爬这个简单的动作变得愈加困难。不幸的是,洞中的风越刮越大,不时带来一些碎石尘土和树枝,危险真是无处不在。

一阵突如其来的刺耳尖叫声吓得汤雅整个人就像触到了冰点一样一动也不敢动,她悄悄地寻觅声音的源头,但那阵诡异的叫声却渐渐消失在风中不见了踪影。刹然,汤雅意识到本应抓在自己左手的运输箱消失不见了,由于刚才的惊吓,自己情不自禁地松开了左手,以至于自己的运输箱就像脱缰的野马,在飓风中像个玩具一般跌跌撞撞的乱飞,汤雅下意识的扑救自己的运输箱,她用力蹬向墙壁并顺势跳向运输箱,勉强勾到了运输箱,却也栽了个底儿朝天,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汤雅甚至有些喘不上气了,自己的头盔显示器上的画面看起来就像漩涡一般转个不停。在经过一番挣扎之后,汤雅终于稳住了呼吸,她歇了一会儿并运了运气,接着继续向下爬去。
由于汤雅此时此刻正处在极深的坑洞之中,所以信标号飞船上的探测器无法再继续帮助汤雅探测克里姆金属的信号了,无奈之下,她只能依赖手中的另外一个备用探测设备。从探测器的参数上分析,貌似克里姆金属就在下面两个隧道之间的某个位置上。

在确保运输箱安全着陆后,她也爬到了两个隧道当中处于上侧的那个隧道上。由于刚才经历的飓风和事故,汤雅为确保万无一失还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环境防护服,防护服上的电脑虽显示有些模糊,但功能都没问题。她所处的这个隧道的形状就像是个完美的巨型管道一样笔直倾斜着插入黑暗深处。会不会是条交通管道呢?汤雅暗暗想到,但她却无法找见任何跟电有关的设备或是地下铁路的设施来验证自己的推测。她一边想着一边开始前进。

几小时就这么过去了,汤雅开始觉得有些恶心想吐,休息了几分钟后,她喝了一小口水,并查看扫描设备。克里姆的信号仍然显示在她的前下方,这一点在这几小时的徒步前进中是一直都没变过的。突然,她好像听到了什么非常微弱的声音,汤雅立即打开了无线电设备并调大了外部麦克风的增益效果,顿时一阵白噪传进她的耳中,直到她在听到那个奇妙的声音前她都没有移动一步。每当声音小时,她便停止脚步。

头盔上的红外线夜视设备都已经打开了,但汤雅的前方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在这长的诡异的隧道中,声音都无法传到尽头,汤雅拿出了霰弹枪并确保已经上上了子弹,她努力试图想起前一次拿起霰弹枪是为了干什么。又过了一段时间,汤雅开始小心谨慎地前进,她猜测声音的来源源自酒吧里那群勘探者,不过根据过去的经验,也有一些海盗或走私犯来这种地方寻宝。不过无论如何,她都不想跟这些家伙碰面。

突然之间,隧道开始扩大,在她面前的是整个黑暗,就算开着夜视仪也看不清那黑暗中的真面目,汤雅点燃了一颗闪光弹,扔向黑暗深处。

汤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此刻,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一座城市?!这是一座以陆地上那个城市为蓝本的镜像城市,如果说陆地上的城市是向上生长延长的话,那么这座就是向下延伸至星球中心的城市了。城市分布着无数走廊,而走廊连接着不同层面的通路,无论怎样,汤雅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类似的建筑,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毁灭性的全面内战,那么这是另一波军队所驻扎的程式吗?

汤雅来到了一处十字路口旁,在这里印证了战争的残酷,街道的壁垒已经被什么东西所融化,几辆载具嵌入墙壁并堵住了一个隧道。一个类似人影的烧焦的痕迹黏在墙上,看上去是被激光或什么炸弹所杀。

哈迪斯星人大概7-8英尺长。从这具尸体上分析,哈迪斯星人有一个圆而笨重的躯体,而在他们的身体上则长着一些附属器官,虽然从这上千年的墙壁上的尸体无法精细的看出哈迪斯星人的外貌细节,但看起来他们长着4-6条腿,两条长胳膊。虽然现在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了,但汤雅觉得他们看上去还是蛮吓人的。

在墙的一边有一个洞穴装的建筑引起了汤雅的注意,于是她跑到建筑物跟前开始检查它的结构和制造工艺。这个洞穴形状的建筑明显比其他地底城市的建筑要更加华丽,建筑没有设置大门,只有一个简单的弧形圆洞,相信这是使用了某种技术才使圆洞与建筑结合在了一起。

汤雅决定进去一探究竟。建筑的内部空间就像一口巨大的碗,或是好比一个大酒杯,墙壁上好似被天然形成的那一行行外壳纹路所包裹住。而所有的纹理都朝向一个地方,在那犹如大理石一般的碗底位置上,屹立着一个小而精致的圆柱形物体,汤雅一边靠近它一边拿起了手中的霰弹枪。离近一看,这个圆柱形物体的材质也类似于他周围的大理石。再次环绕四周,这会不会是一所教堂呢?她一边想着一边蹲下身子更近距离的观察这尊圆柱形的物体,并小心翼翼的不去触碰四周的任何物体。这是一个小雕像,但上面的形状却不是什么哈迪斯星人,至少不是汤雅熟悉的人形,是否带上这尊雕像呢?就在汤雅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一阵眩晕,无奈之下汤雅跌跌撞撞的扶住一面墙壁。在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汤雅突然感觉到一阵细小的疼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刺进了自己的手臂。汤雅舒展了胳臂试图找出这当中的原因,最后看了看那尊小雕像。

汤雅走出了这个华丽的建筑并拿出探测器。克里姆金属的信号离自己已经非常近了。她跟随者信号的方向进入了墙壁旁边扭曲的隧道。汤雅全神贯注地盯着不断增大的信号曲线。突然,她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探测器也滚到了地上。探测器接触地面的同时,发出的回声久久无法停止。

汤雅微微摇了摇头,这个地方……她把灯光照向绊住自己的源头。灯光正对着的地面上,一具腐烂的尸体仍然张着嘴巴,就好似无声地尖叫。

”什么鬼!“汤雅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她看了看四周,还有一具尸体在离自己20英尺远的地方,而一个保险箱正经悄悄的坐落在汤雅和尸体之间的位置上,这以外的发现让汤雅最初的震惊一下小时到九霄云外去了。

汤雅站起身,捡起自己的扫描仪,走到第一具尸体跟前。它的头骨已经被打裂开了,奇怪的是,它身边并没有武器,而且也没有棍棒在附近。而另外一具尸体看上去像是自杀的,枪还在它自己手中攥着。可以肯定的是,这两具尸体都是人类,而从服装上看,他们八成是海盗或是勘探者吧。由于太多不定性因素在这当中,汤雅无法精确地计算出它们的死亡时间,但大概也有几个月了吧。

汤雅慢吞吞的敲开保险箱,发现了装在里面的克里姆金属。而且是已经萃取并精心包装好的完美品。真是雪中送炭啊。

“谢了伙计。”汤雅向他们简单的致敬之后继续说道。“遗憾的是无法向你们分享咯。”

突然之间,什么东西划过她的红外线监视器。

汤雅急忙抓起手中的霰弹枪,但目标却不见了踪影。汤雅的呼吸愈发急促起来,她指尖扣紧扳机,另一只手拿稳麦克风增益器并熟练地扫描整个空旷大厅。此时此刻,汤雅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重复着要冷静的话语。

汤雅的环境安全服的摩擦声音伴随着汤雅的转身动作而响起,这些细节声音在汤雅耳中却好似放大了无数倍,她端起霰弹枪,瞄准四周,在这漆黑安静的静止环境中,只有一个物体来回闪烁,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欢迎回来。”物体发出嘶哑的声音说道。

汤雅顺着声音扣动了扳机,子弹被黑暗吞噬,她迅速转向身后方向,但却没有发现任何物体。新一轮的僵持开始了,汤雅射出的子弹呼啸而出,巨大的噪音干扰了汤雅头盔中的扬声器。

过了几秒钟,汤雅勉强找到了来时的路,她抓起保险箱就跑了起来。汤雅跑进了光滑倾斜的漆黑隧道,四周变得死一般寂静。她穿过十字路口,瞥了一眼刚才墙上的哈迪斯星人的尸体,仍然在那儿。汤雅一边跑一边不断地望向自己后方,她发誓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这如此寂静的巨大空间当中,只有那个物体在红外显示器中诡异的晃动。

汤雅向着巨坑出口冲去,她渐渐看到了针孔般大小的微弱光线,那边是出口了。此时此刻,她的大腿在燃烧,而两个胳膊都失去了知觉。汤雅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但她自己知道,如果在此处停止前进,恐怕自己就永远也无法离开这无底深渊了。

汤雅爬出坑洞,窜上了信标号飞船,她只用了30秒钟便点燃了发动机,1分钟后,信标号已经离开了大气层冲向宇宙。当信标号远离哈迪斯II号星球后,汤雅才有时间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她脱下环境防护服并将它放置在净化室当中。就在这时,汤雅注意到一件事情。防护服的呼吸功能受到损伤,这一定是在洞口下降时候被撞到而引起的,怪不得之后的自己有点像喝醉一样,这一定是过多的氧气造成的,那些头痛,恶心和疲劳……即使是那个诡异的声音,这些种种情况可能都是心理因素和氧气中毒的反应。

大概吧……

汤雅设定好了航运中心的飞行路线。现在,她终于有货可卖了,但更重要的是,自己希望能够看到活人吧,被活着的自己的同类所包围的感觉或许也不错呢。

另外再来点吵闹的,嘈杂的环境和声音也是可以……接受的吧……

过度疲惫的汤雅渐渐进入梦乡,信标号安静的飞向那个她熟悉的目的地,而在飞船的净化室当中,一尊小小的圆柱形雕像,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2 回复

  1. 期待后续 比其他那些更容易进入文章 就是太短了

Leave a Reply